中老年相亲局:有钱没病,不谈爱情候
谈心社
2024-02-20 17:50:55
“找个能帮我打120的。”

来源:谈心社(ID:txs163)

作者:桑桑 桉树

薛伟今年58岁,是青岛市的一名公益红娘。从2007年开始,5月和10月,她会分别在中山公园组织一场大型的中老年相亲会。人多的时候,一次有三四千人报名。

每周六还会有小型的相亲局,可供四五对老人现场配对,彼此看对眼,就可以去附近的公园里散步、聊天,增进了解。17年以来,薛伟已经为2800多对老人找到了后半生的幸福。

在她的常年观察中,老人们逐渐从以前的不太敢找对象,怕被人说闲话,转变为大大方方地谈情说爱。还有些老人,因丧偶失去对生活的热情,重新找到伴侣后,又再次拾起信心。

甚至有人感慨,现在的这个老伴儿,“比原配还要好”。

图片

作为专给中老年人牵线的红娘,薛伟一眼就知道什么样的人能牵手成功。有些她有心说和、看似般配的老人,结果并不总是理想。

即使到了晚年,爱挑,依然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,薛伟说,他们要“看照片、挑长相”。一位阿姨曾直白地表达对相亲对象的不满,“你看他脸上,皱纹那么多”。

有人看重长相,也有人在意年纪。一位爱好打扑克的叔叔,七十来岁,他明确地告诉薛伟,想要找一位五十六七岁的女性,“或者年龄和自己差不多,但要长得年轻的”。这是老爷子的相亲标准,绝不放低要求。之后的相亲局上,他断断续续见了四五十位女性,都没能成功。

薛伟快人快语,“提这种要求,如果他自己非常英俊、或者工资特别高也可以,但他条件比较一般。”

见识过太多择偶标准,薛伟已经得出一个颠扑不破的结论:有房有工资几乎是一个准入门槛,“女的没房还能接受,但男的必须有房”,进一步的发展往往建立在这个前提之上。

薛伟并不觉得奇怪,只是现实生活中,并没有那么多符合条件的老人可供挑选,更何况,“工资高也不一定愿意给你花”。因此,她常劝慰挑剔一些的老人,条件差不多就可以交往试试,以免错失机会。

这些年,有多位老人曾向薛伟传达过遗憾——以前总是挑来挑去,对每一个相亲对象都不满意,等到年纪大了,或生重病住院后,就失去了找对象的资格。行动能力减退的他们,被排除在择偶范围之外。

据她观察,中老年相亲市场上,男性和女性受欢迎的点并不完全相同。那些有编制的退休男士最为吃香,尤其是公务员、事业编或当过兵的老人,“不仅工资高,素质也比较好”,是很多女性的首选。

至于女性,外貌固然重要,“朴实”却是更关键的一点。男性大多喜欢长得好看、又会打扮的女性,不过,“红指甲、红嘴唇那样的不行,有些妖艳”,最好看起来庄重、谈吐朴实,因为这样的女人通常不会乱花钱,最“会过日子”。

图片

2013年举办的相亲大会,参与者众多|讲述者供图

如果再将择偶标准细分,那些带着儿子的女性,几乎身居相亲市场的底层。

薛伟曾给一位有钱有房、带着儿子的单身阿姨介绍对象,男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。他担心的是,“万一以后我们老了,男孩儿也长大了,我跟他妈妈产生矛盾,他揍我怎么办?别说给我两耳光,眼睛瞪我我也害怕。”

不过,标准往往敌不过缘分二字。

用薛伟的话说,如果看不上,就会有一万个不合适的理由,要是相中了,什么都不算问题。

有一位丧偶的叔叔,相亲时提出的要求是不要离婚的、也不要带儿子的。薛伟却介绍了一位离异带儿子的阿姨,劝他先见见面、聊聊天。阿姨人长得漂亮,性格也开朗,还多才多艺,“特别爱唱歌”。

起初,叔叔有些不情愿,但几次接触过后,他主动告诉薛伟,“这个人比你说的还要好”。相处了两三年之后,两人决定登记结婚,还给薛伟送去了喜糖。

外在条件之外,薛伟觉得,陪伴才是“刚需”,也是“老伴儿”的意义所在。

她印象最深的老人是崔建国。

那是十多年前,相亲活动还处于早期,每天报名的老年人大约有五六十位。当时,薛伟在屋里做登记,崔建国在外头来回溜达,还不时地把双手贴在玻璃门上,悄悄往屋子里看。等到下午人少的时候,薛伟走出去招呼他,“有什么事儿你进来说”。

崔建国已经快70岁,以前是工人,下岗后做了生意,赚到一点儿钱,家里三个儿子都已经结婚。不幸的是,大约五六年前,陪他受了一辈子罪的老伴儿去世了。

他觉得,“一个人活着一点意思都没有”,经常去药店偷偷买安眠药,藏在床底下,“等着哪天活够了就去找老伴儿”。

之所以来报名相亲,也是因为小儿子听说有联谊活动,苦口婆心劝他来参与。薛伟记得,他说话时闭着眼睛,“一点精气神都没有,好像魂儿被抽走了。”

图片

活动现场|讲述者供图

好在,崔建国不挑,没提任何条件,愿意全权交给薛伟负责。这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,“他们以前那个时代,也是媒人介绍个合适的就结婚了。”

很快,薛伟就为他匹配了一位阿姨:比他年轻五六岁,同样是老伴儿去世,有一儿一女,过去是企业的工人,自己有房子。

外在条件相当,两位老人很快走到了一起。再次见到崔建国时,薛伟发现,他整个人变得更有活力,跟以前完全是两个人,“整天乐呵呵的”。

薛伟始终觉得,老年人谈恋爱,能找个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,后半生有人陪伴,才是最重要的。爱不爱的,其实并不打紧。

图片

还有许多老人找老伴儿,是因为缺乏安全感。

薛伟常年和老人打交道,听过太多故事。

独居的李桂芳在家中意外摔倒,一直没人察觉,直到孩子始终打不通她的电话,才意识到母亲可能出了问题。子女赶到家门口,发现门被反锁,只能从厨房的窗户跳进去,把老人送往医院。

一位张阿姨,以前是会计,有两个女儿,五十岁那年,丈夫去世了。因为二人感情颇深,张阿姨觉得再找老伴儿就是“对不起丈夫”,一直保持独身。她一个人把孩子们拉扯大,又看着她们参加工作、组建家庭。

如今年纪大了,身体也大不如前。七十几岁时,张阿姨某天夜里突犯心脏病,直接从床上摔到地面,汗珠顺着脸颊流到地板上,却没办法起身打一个求救电话。几个小时后终于缓过劲儿来,她才赶紧联系了女儿。

事后,张阿姨打电话给薛伟,想用自己的经历劝告其他人,“能找老伴儿的时候还是赶紧找吧,这是救命的。”而张阿姨自己,不仅已经不能正常走路,还有一身的病。薛伟无奈道,“一般来说,这种情况就很难再找了”。

刘占贵也是在一次意外之后,产生了再找个伴儿的想法。

有一天,他躺在床上休息,没有任何征兆,自己的下半身忽然动弹不得。刘占贵急中生智,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,滚下床,再挪到客厅后,终于拨出了救命的电话。

但找老伴儿这件事,大女儿是明确反对的。在她看来,母亲过世不过两三年,父亲居然就要另寻新欢。为此,刘占贵和女儿争论,“婚姻法哪项规定说了老人不能再婚?只有你们年轻人能结婚吗?我也没有犯法。”

刘占贵不是唯一一个被子女阻挠的老人。吕梁的老伴儿去世后,也曾因相亲一事和孩子们产生过争执,“我就想找个能给自己打120的”,他直白地说。现在,每当吕梁腿疼,老伴儿都会用轮椅推着他,去医院做针灸。

尽管有些子女因为种种原因,不希望父母再次进入一段感情关系,但总体而言,“大部分人很愿意父母找个老伴儿。”

社交平台上也不乏帮父母找伴侣的帖子,往往会详细介绍父母的出生年月、收入情况以及家庭成员等信息。评论区有人趁机挂出自己父母的信息,也有人帮父母应征,看起来颇为上心。

图片


图片社交平台上,帮父母找老伴儿的笔记|截图

毕竟,上了年纪的老人大多只是同居过日子,很少选择登记结婚,对双方的财产都构不成威胁。“他们没有领证的必要,不生孩子,不需要约束出轨,也出不动轨,而且不共同创造财富了”。

在薛伟这里牵手成功的,双方会白纸黑字写好协议,“个人的房子是个人的”。“对孩子没有威胁的话,孩子怎么会不愿意多一个人照顾父母呢?何乐而不为,是吧?”

事实上,找老伴儿这件事,从被污名化到被广泛接受,也经历了一个过程。薛伟做了17年公益红娘,在这方面有很明显的感受。早些年,找老伴儿会被人说闲话。有些人私下议论,指指点点,“这么大年纪还要找对象,真不害臊”。

“说女的就是,给人家当免费保姆,不缺吃不缺喝,伺候那些老东西干什么。说男的则是,女的都是为了你的钱,欧呦,等你没钱了,一脚把你踹了就跑了”。

老人自己也是介意的。薛伟说,以前有节目来拍摄,老人们不愿意露面,“只能拍个后背,拍个屁股。还采访?要了他们的命了,三四千人里就找不出几个能采访的”。

而现在,有拍摄需求的时候,老人们愿意积极配合。薛伟感慨,“现在社会的开放度、包容度更高了,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。”

图片

薛伟和活动现场的老人|讲述者供图

图片

不同于年轻人,老年相亲局,往往更加直奔主题。叔叔阿姨们都很大方,会追着自己看上的人搭话。“咱们谈谈吧大妹子?”被问的人也不扭捏,“大哥,你什么条件来着?”

只要是看对了眼,就直截了当、简单粗暴地撂下一句,“咱俩谈谈”。

根据登记资料,薛伟说,相亲男女的比例大致稳定在1:3。不过,一般到了七十五六岁,许多女士就不再费心找了,但七八十岁的男士还是很多,“男的更耐不住寂寞,哪怕八十了也还是要找,可能觉得,起码有个人说说话。”

年纪最大的一位叔叔1933年出生,已经九十多了。今年4月,他找薛伟报了名,是被自己的老战友介绍来的。多年前,老战友正是通过薛伟,才找到了合适的老伴儿。

薛伟给他介绍了一位82岁的阿姨,但阿姨没相中,“嫌他有点脏”,薛伟补充,“叔叔以前很爱游泳,现在也还锻炼,没想着会不大干净”。

当然,老人也有自己的盘算。他是离休干部,退休金可观,是相亲时的重要筹码,但聊到退休金时,并没有说实话。“不过,他这个年纪,找不找得到也无所谓了。”

疫情之前,薛伟每年会组织两场大型的相亲会,分别在5月和10月,一次有三四千人参加。被央视报道后,不止青岛,全国各地,内蒙古、新疆、陕西、河南甚至香港的老人也纷纷找上门。

图片

部分老人的资料|讲述者供图

张爱平就是其中之一,他是新疆人,女儿在青岛开了家公司。在电视台看到薛伟组织的相亲活动后,女儿带着他来报名。张爱平70岁出头,身高大约175cm,人不胖不瘦,退休前是电厂干部,“一看就是周周正正的,很有素质的人。”

张爱平一来就很受欢迎,“阿姨们也不傻”。最后和他牵手的,是现场一位阿姨邀请来的老同学,刚来第一天,两人就看中了彼此。薛伟听阿姨说,“男人不算很大方,但女儿很孝顺,一花就是好几千,给老人买衣服什么的。”

去年七月初七,薛伟举办了第三届单身老人节。“很多阿姨都化了妆,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叔叔们也收拾得干干净净”,像过节、赶集般的,齐聚在老地方,中山公园。

除了大型相亲,每个周六,薛伟也会组织小型的相亲活动,但因为场地有限,“每次只有四五对老人”。他们通常只是过来见个面,聊上几句、了解情况后,就两两一组去周围的公园溜达。至于成与不成,要看双方有没有意愿。

不少因丧偶、离异对生活失去信心的老人,是在新伴侣的陪伴下,重拾了直面生活的勇气。

一位王阿姨,老伴儿去世时还不到60岁,被80多岁的老母亲逼着来相亲。阿姨患有抑郁,情绪很低落,说自己经常想从楼上跳下去。怕吓着别人,还想着要往脑袋上“套个布套”。

薛伟给王阿姨介绍了一位叔叔,“比她大一岁,很有夫妻相”,两人初见面就聊得投机。得知王阿姨当下的状况,叔叔无限包容她的情绪,一直相处得很融洽。上街时,叔叔会牵着阿姨的手过马路,知道她爱吃鱼,就三天两头做给她吃。

王阿姨看出来叔叔爱吃饺子和馒头,就亲自下厨做给他,还经常主动帮他洗衣服,“精神一下子就好了”。

一段时间之后,薛伟在路上碰见王阿姨,问她抑郁症有没有好一些。阿姨笑着答,“我现在哪儿还有时间抑郁啊。”

还有一位袁阿姨,有一回生病在家,由儿子照料。相亲认识的男人挂念她,大雪天也执意要到家里来,最后,两人披着被子,看了一夜雪景。

袁阿姨做手术、孩子生二胎,叔叔跟着搭把手;叔叔要给孙女做饭,袁阿姨也陪着忙前忙后。叔叔甚至主动上交了工资卡,不过,袁阿姨没有收下。她私下里和薛伟说,“你给我找的这个老伴儿,比我原配都好”。

有恩爱的,自然也有闹矛盾的。

薛伟促成的一对老人,大年初二吵了架,给她打来电话。叔叔性格暴躁,气头上摔了一个马扎,阿姨气得找了个小推车,带着行李回了自己家,决意“要和他拉倒”。

薛伟劝了又劝,提及叔叔以前带着阿姨出门旅游、买纪念品的种种好,阿姨才勉强消气。“过日子哪有不吵架的”,薛伟说。

她记得,有一回下雨,阿姨一直往窗外看,问了才知道,原来是叔叔出门了,阿姨担心他被淋湿,想拿着伞去接。

至于算不算爱情,薛伟觉得,到了这个年纪,老人间的亲情自然更多一些,但是,“一个人出去另一个人会挂念,有好吃的想着要留给老伴儿,这不算爱吗?”

17年下来,薛伟一共促成了2800多对老人,看她忙碌,丈夫和女儿也经常帮忙。

她常常和女儿讨论感情问题,两个人都认同“不能恋爱脑”。

薛伟也接触过年轻时“恋爱脑”的老人。

阿姨叫李桂梅,二十岁出头的时候,父母和自己都有不错的工作,却执意和一个家人不看好的男人恋爱,还义无反顾地结了婚。孩子一两岁,男人就开始家暴,虽然很快离了婚,但儿子跟了男方,阿姨自己现在还住在廉租房里。

或许是看多了相亲场面,也听多了“一地鸡毛”的故事,薛伟说,自己渐渐想明白了,不再催促女儿恋爱,“孩子幸福才是最关键的,不靠谱的谈着干啥”。

她记得,女儿曾和她说过,一个男生在有女友的情况下跑来献殷勤,母女二人马上达成一致:

“这样的男人,肯定不能要。”

-END-

本文来源公众号“ txs163 ”,AgeClub经授权发布,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AgeClub立场。

用户头像
发表文章2篇
热门文章